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车游记 > 第二百五十章 像风一样

第二百五十章 像风一样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促膝长谈至深夜,江北和谭城聊了很多,茶泡了好几壶。
  
  话题多是围绕哲学的思考,在这方面,江北虽有系统奖励给他的海量知识,但还是自认不如谭城。
  
  苏格拉底、禅学、圣经、孔子、老子、柏拉图、阿那克西曼德……
  
  古今中外,谭城洋洋洒洒谈了个遍。
  
  从人生谈到处事,
  
  他是真正用心在往这方面努力思考的人。
  
  自从和赵婧划清了关系,他的性格阳光了许多。
  
  虽然大胡子仍在脸上如爬山虎般肆意生长,但眉目中的笑容和越来越多的话语在告诉所有人,他谭城走出来了。
  
  临别,谭城拿出了一盒自己珍藏的金骏眉,送给了江北。
  
  “北方人爱喝红茶,这也是我最喜欢的一款茶,好的金骏眉本就是难得的茶中珍品,而我这个,更是精品中的精品,采摘武夷山自然保护区内的高山原生态小种新鲜茶芽,然后经过一系列复杂的萎凋、摇青、发酵、揉捻等加工步骤而得以完成,外形细小紧密,伴有金黄色的茶绒茶毫,汤色金黄,入口甘爽,拿回去给你父母尝尝,他们肯定喜欢。”
  
  “茶叶在我们家,就是普通的饮料,除了和你在一起喝茶,我恐怕也想不起什么茶文化,所以这么珍贵的茶叶,我不能……”
  
  “江北,相较于朋友,茶叶或是黄金,或是其他什么,对我而言都不重要。曾经的几年,我把自己所在书本里、茶文化里,逼着自己成了一个”
  
  “谢了,兄弟。”江北没有再推辞,收下了谭城的临别赠礼。
  
  “其实……”
  
  看着江北和黑炭妞一大一小两个远去的背影,谭城终是没有说出准备了一天的那句话。
  
  江北两人返回酒店时已经接近十点,黑炭妞睡意朦胧。
  
  简单洗漱过后,小丫头便跑回了卧室。
  
  等到她在卧室中睡着,江北才抽出空在客厅里分别给曲敏华、王继宽、李莹播了一通电话。
  
  关于江旅行目前的问题,他已经梳理出了一点头绪。
  
  京城,是所有问题的核心,毛病就出在这里。
  
  本来线索到这儿也就断了,事情的转机出在一个他没想到的人身上。
  
  江南。
  
  准确的说,是江南和杨旭东。
  
  他在得知当下情况后,主动把电话打到了江北这儿。
  
  江北哪儿会想到,这两个北大化院理科高材生,竟然是红客联盟成员,网络安全和入侵的大神。
  
  用江南自己的话说,自从上了大学之后,除了自己专业不感兴趣,其他方面都是兴趣满满。
  
  有了江南的加入,曲敏华的压力瞬间小了很多,不仅修复了被攻击的网站数据库,还追击到了此次黑客行动的发起ip。
  
  游天下。
  
  一切问题都聚焦在了这个新兴的竞争对手身上。
  
  第二天,曲敏华那边又传来了好消息。
  
  似乎对方察觉到了江旅行的反扑,也可能是江南反黑过程中留下了痕迹,导致对方突然撤走了所有的抹黑广告。
  
  一瞬之间,整个网络上再也看不到关于江旅行的负面广告。
  
  剩下的便只有那些投诉需要江旅行去处理,虽然祸不是自己惹得,但毕竟是自己的品牌,曲敏华也只能让手下人捏着鼻子认了下来。
  
  没办法,除了自身利益,消费者可不会考虑那么多。
  
  而现在的江旅行根本不敢在这种问题上采取强硬手段,只能全盘接下,好在入坑的并不多。
  
  互联网时代,除非独角兽型的大公司,否则不存在店大欺客。
  
  可一旦成为了独角兽……
  
  江北挂断电话,在屋子了转了又转。
  
  他知道短暂的平静,是为了酝酿更大的波浪。
  
  或许下一次,对江旅行来说就会是致命的打击。
  
  这是江北人生中第一次面对如此针锋相对的问题,关键是对手至今还藏在深处。
  
  对方突然停止抹黑,有好有坏。
  
  好处自然是影响会降到最低,坏处是江北唯一能顺藤摸瓜的点,没了。
  
  江北皱着眉头,想了又想,突然灵感乍现。
  
  赵婧!
  
  他竟然灯下黑般的把赵婧简单定义为了一个爱小钱的女人。
  
  江北竟然不知不觉间走入了自己潜意识设定好的一个‘局’中,在这个局中,赵婧所扮演的角色从模糊不清,被他定位成了一个只能获得终端蝇头小利的参与者,甚至连参与者都算不上。
  
  回想起她三番几次的主动上门,甚至为了见到自己能够在锦里客栈久等几个小时,如果只是一点点蝇头小利,怎么会让一个女人如此执着?
  
  江北叹了口气,这一种自以为是的傲慢,差些让他错过了如此重要的线索。
  
  想通这些,江北马上拨通了谭城的电话。
  
  “谭城,有件事,我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  
  “我们是朋友,有什么都可以直说。”
  
  “或许我会伤害到你另外一个朋友,一个曾经你十分在乎,现在也应该十分在乎的朋友。”
  
  “你是说赵婧?其实……我知道她在做一些不好的事情,甚至我知道她针对的目标就是你,但说实话,我有勇气放弃对她的追逐,但却没有勇气用她来讨好另一个朋友……,对不起,对你隐瞒到现在……”
  
  谭城此时并不在尘庐茶社,而是一个人在尘世酒馆收拾东西。
  
  自从上次宿醉后,他便已经想通了一切,所以这栋困住他的‘尘世’,不再需要了。
  
  他无需在讨好赵婧,也不需要再用酒精麻痹自己。
  
  唯一的心结,也在江北波动这个电话后,彻底解开。
  
  如同对江北所言,他没有勇气出卖赵婧;但同样的,他也不愿为了赵婧而欺骗江北。
  
  看着身侧已经被工人搬的七七八八的竹楼,他眉头间唯一一道紧缩的皱纹,终于舒展开。
  
  “谭城,这件事你不用自责,我只是想约她见一面,想让你帮我约一下,我们之间的事儿,你不用揽在自己身上。”
  
  “嗯,我通知她。”
  
  赵婧接到谭城的电话时,正从家里出发打算去锦里继续围追堵截江北。
  
  既然江北主动约她,她自然是答应的很爽快,见面的地点仍旧在文殊院,但谈事儿的地点则被她定在了最为熟悉的玉林小酒馆。
  
  黑炭妞留在了谭城的茶社,一路上只有江北和赵婧孤男寡女。
  
  车载音乐放着吴雅的歌单,江北除了看路从未看过赵婧一眼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